快捷搜索:  美女    美食  南京  栖霞  火车站  好玩的  热门
地区导航:
  • 六合区
  • 栖霞区
  • 江宁区
  • 秦淮区
  • 雨花台区
  • 鼓楼区
  • 溧水区
  • 建邺区
  • 浦口区
  • 玄武区
  • 高淳区
  • 南京一小区老年活动室变群租房后续 已清查涉事房屋

    2017年7月2日,记者报道了南京鼓楼区凤凰街道郁金里小区群租房问题后,凤凰街道工委、办事处高度重视,立即召开房屋群租问题专题会议,并连夜开展联合执法,对涉事房屋进行清查。

     

    经核实,该房屋实际位于郁金里小区11号,属街道自有公房,建筑面积约为195㎡,曾做过社区办公用房,后随着居委会合并搬迁至胜棋街17号办公,该处房屋就一直对外出租。

    凤凰街道从今年初就开始加强公房管理,明确将逐步收回自有公房用于社区服务的原则。通过自查了解到承租人蒋某有改变房屋结构和用途之嫌,但其一直避而不见,为此街道已于6月下旬决定强行收回房屋用作公益用途。昨晚,凤凰街道组织公安、综治及公房管理部门的人员联合检查,并下发清房通知。

    7月4日上午,该房屋内住户已陆续搬离,街道将于近日收回房屋。下一步,街道将对收回的房屋结合老旧小区整治进行修缮维护,对查实的违建立即进行拆除,并充分征求居民意见,打造为民服务的功能空间。交汇点记者卢斌

    此前报道

    居民反映南京一小区老年活动室变身群租房街道称正在调查

    交汇点讯最近,南京鼓楼区凤凰街道郁金里小区,正在大面积进行施工出新,还居民一个良好居住环境。然而有居民反映说,他们小区有栋老年活动室,这两年竟然被租给了一家中介公司,还加盖了一层,把里面隔出来许多小房间,当作群租房租了出去。事件真相到底如何?交汇点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。

    居民:小区配套老年活动室成群租房

    南京莫愁新寓郁金里小区,地处汉中门大街风景优美的莫愁湖附近,是1990年建成的小区。由于小区破旧,道路狭窄、停车难等问题,目前政府投入了大量资金正在进行出新改造。

    在郁金里小区17号楼南侧,交汇点记者见到了居民口中所说的老年活动室,这是一栋两层小楼总面积约300平方米。奇怪的是,整个小区居民楼都搭有脚手架在进行施工,而该栋小楼并没有施工。居民们说,现在它成了一家中介公司的群租房,早就出租出去了,“租出去有好多年了,当时租给人家工厂里加工什么东西,最近它租给一家中介公司,租给中介公司自建一层做成群租房了。”这些居民们说,郁金里小区当初在1990年建成时,这栋房子则是小区配套的老年活动室。

    “我们小区老人也不少,原来这地方是老年活动室,最早的时候,就有老年人常在这里打打牌下下棋啊,然后我们老年人在这里唱唱跳跳啊,就在这里挺好的。后来就有人把它出租了,我们老人也没有地方活动了。”郁金里小区老年居民说。

    探访:两层小楼隔出十多个房间出租

    进入这栋两层小楼一楼后,交汇点记者看到,这里通道狭窄,已被隔成五六个独立的房间,顺着楼梯进入二楼,这里也被隔出了五六个房间,每间房子面积都很小。

    一间房子内的租房者介绍说,“这些房间是我们公司老板给我们租下的房子,如今是我们的员工宿舍,我们平常在里面睡个觉,这是临时宿舍,我们老板有时候会过来。”

    但这位租房者拒绝透露她所在的公司名称、每月租金多少,以及从哪家中介公司手中租过来。交汇点记者看到,不论是一楼还是二楼,能够利用的地方都被隔成了房间,中间的通道仅有一米多宽,不仅楼道狭窄,而且没有见到任何消防设施,一旦发生火情,逃生十分困难。

    这里的居民告诉记者,这栋房子原来只是局部二层的活动中心,现在二楼的平台都被加盖了房间,“它一层上面有个小房间,这一小间靠在中间,现在边上一起围起来了,那边全部是加盖的,我们楼间距很近,它一加盖,我们这里的阳光全被挡了。”

    居民说,小区活动室被占用,而且还加盖了违建,遮挡了部分居民家的采光。他们多次向街道和社区反映,但相关部门的回答却让他们哭笑不得,说这栋房子从来没有改变过用途,还是老年活动室,他们真是没有下来调查过,还是背后另有原因。

    调查:街道和社区人员态度

    顾名思义,社区活动室就是为社区居民提供的活动场所,社区居民可以在这里打打牌、下下棋、或者看看电视、看看报纸杂志,不仅能在这里多了解党和国家的政策,还能和谐邻里关系。然而如今这里不仅成了群租房,还加盖了违建,就连最基本的消防设施也没有,一旦发生火灾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  对此,社区及街道城管如何解释呢?为了解相关情况,郁金里小区的居民带着记者来到了凤凰街道莫愁新寓社区,这里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郁金里小区内的这栋房子和社区无关,“这个房子我们社区从来没有经手过,它有违建,那你去找相关的职能部门。”“我们反映也没用哎,他糊弄人,说还是老年活动室,实际上它已经变成群租房了。”居民说。

    这位工作人员表示,由于这栋房子和社区无关,对具体情况她并不了解。但当记者希望她去这栋房子看一看时,被她拒绝了,“看也没有用,我看也上不去。”“它群租房允许吗?”记者问。“群租房直接去派出所登记哎,你知道吧,社区有社区的职责,不是什么事情社区都能管得了的。”这位工作人员说。

    随后,大家又来到了凤凰街道的城建城管科,这里的一位工作人员在听了郁金里小区居民反映的情况后,表示他会将这一情况告知领导。“街道的房子,应该由街道来管?”另一位工作人员则出言不逊,让投诉的居民少管闲事,“你问的太多了,不该你问的事不要问。”

    由于在城管科得不到答复,记者又拨通了凤凰街道办公室的电话,“17栋前面有一个社区活动中心,这两年怎么变成了群租房啦?”街道办公室工作人员回答说,“你反映的这个情况很好,我们现在也正在查这个事情。”

    该工作人员承认,这个房子产权是他们街道的。“做了两年群租房了,你们不知道吗?”记者问。“没有人反映过。你要是媒体采访呢,我们统一归口。”该工作人员说。

    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: